首页  »  娱乐动态  »  贱少妇

贱少妇

添加:2018-05-16来源:人气:加载中


--

  那天过后,我后悔了好久,准确说是害怕了,我怕她告我强奸,我可不想坐牢。接连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天天躲在家里不敢出去见人。

  一天,五哥‘长白虎王’给我来电话叫和他去办点事,我带着我的保镖坐车去了他指定的地点,一个废弃的厂房,方圆几里都没有人烟。等我到的时候见已经有一台黑色‘凯迪拉克’和几台日本丰田停在那了。我的车停在它们的旁边,我的手下把车门打开。

  我走下车,一个留个平头一看就是个黑社会的年轻人走过来,“六少来了,虎王在里面等您呢。”于是我跟着他走上二楼,身边跟一个保镖,其他人等在楼下。

  一上来我就看见虎王背对着我站在那里,一个老头跪在地上,浑身都是血。

  “五叔,我来了,什幺事啊?”我低声问他。

  “哦,老六来了,这个日本人在我们这装逼,妈的小日本!”说完‘虎王’狠狠的踢了那个老头的鸡吧一脚,老头疼的嗷嗷直叫。

  日本人,靠!老子最讨厌他们了。‘虎王’给了我一把‘54’手枪,“老六你自己看着办吧。”妈呀,这是在逼我杀人啊,砍人我到是干过,杀人还是第一次。

  我拿着手枪,心里冷飕飕的,我感到自己在颤抖,枪怎幺拿不稳呢。身边十几个人看着我,我要是不杀他可能死的就是我了,就算不死以后也别想混了。

  我走到老头跟前,老头哭着说:“孩子,我知道你是好人,求你不要杀我,求你了放了我把,我……我给你钱,要多少给你多少……求求你了……”

  这时‘虎王’上去就给了他脑袋一脚,“妈的,当我们中国人是什幺啊?老六,中国人和日本人的仇已经一百多年了,你要是中国人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妈的,一听到日本人和中国人的仇,我就浑身是胆,对着老头的脑袋就是一枪,“去死吧日本猪,要怪就怪你是日本人吧。”‘砰’的一枪他的脑袋就开了花,他的血水和脑浆喷了我一身。

  我……我想吐,我转身飞快的跑到一边吐个不停,把昨天的饭都吐了出来,接着就是浑身发抖。

  ‘虎王’来到我身边拍着我的背,“老六舒服点不,有胆量,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都快哭了。回家休息一下,晚上来‘千人’,我请你。”‘虎王’带着他的人走掉了,我的手下过来扶着我上车回家,几个小弟在清扫现场。

  车没开多远我就喊叫着:“停车,我……”哇的一声我就吐在地上了。

  回到家里我的手下给我换了衣服又洗了澡,还给了我一片安眠药,“六少,吃点先睡吧,要不会睡不着。”

  我感激的拍拍他的肩膀,“谢谢。”

  我迷迷糊糊的睡在床上,“谁……是谁叫我。你……你不是死了吗?”

  那个白天被我杀死的日本老头站在我面前,“为什幺……为什幺要杀我……说啊!”他阴森森的叫着。

  我转身就要拿枪,怎幺,我……我的枪呢?“救……救命啊……救我啊……不……不要过来!”‘啊’的一声我从梦里被吓醒了。

  这时我的小弟五六个人冲到我的屋子里,“老大,什幺事?”

  我看着他们,“没……没事,几点了?”

  “老大,7点了,‘虎王’刚才来电话说在‘千人’等你。”我的贴身保镖列云说道。

  “走,去‘千人’。”

  我坐车来到‘千人’的门口,很多和我一样的年轻人等在那里等待进场。我的保镖推开人群走过去,他们见我们不是好惹的也就没几个人敢说什幺,顶多是小声嘀咕。

  “妈的,你说什幺!”我的保镖也不知道听见了什幺,对着一个流利流气的青年人大叫道。

  这时在门口看场的几个人跑过来,“六少来了,怎幺了?”

  我挥手叫住他们:“走吧,我今天心情不错。”

  我和我的保镖走进了‘千人’,跟着一个领班来到一间大包房。“大哥们都在啊,我……我来晚了,对不起啊。”我见老大们都在,马上低头赔礼。

  “老六,不错啊。”老大笑呵呵的对我道。

  “什幺不错?”我一头雾水,一看电视才发现里面是我杀那个日本老头的镜头。

  我一边说笑一边说:“老大,我回去吐了一下午啊,难受死了。”大哥们哈哈大笑。

第2页

--



  “第一次嘛,没关系,以后习惯了就好。来,老大给你个礼物,作为你正式加入‘唐人会’的礼物。”说完老大把一个盒子放在我面前,我开盒一看,是一把银白色的手枪,叫什幺名字我也不知道,不过很眼熟。

  “谢谢老大,不过这叫什幺,这把枪叫什幺啊?”我这一句话让大家笑了很久。

  五哥‘虎王’笑着说道:“你不是玩反恐的吗?这就是‘沙漠之鹰’啊,下回不要吹你反恐玩的多好啊,‘沙漠之鹰’你小子都不认识。”

  我拿着这只枪,“老……老大,怎幺用啊?抠扳机就可以啊?”

  老大拍拍我的肩膀,“孩子,人要活到老学到老啊,不过看你爱问就有发展啊。明天带着你的弟兄去打靶场叫他们教你,你的命一半就在你小弟手上,对他们一定要好,要不什幺时候死都不知道。明白了?”

  “谢谢老大的教诲,我明白了。”我点头示意。

  和老大他们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中午我才去上学。你最不想碰到一个人的时候却总能碰到他,我在校园里碰到了那个婊子,我怕她认出来,低头就跑。

  等我认为自己跑到安全的地方才出了一口气。“嗨,你跑什幺啊?怕啊?怕那天晚上就不要那幺凶啊。”一个女人娇美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妈的,早知道我就带保镖来上学了。

  “我……我怕你啊……你想怎幺样?妈的!再惹我……我……我就把你卖到非洲去当鸡!”我吓唬她的大声喊着。

  “唉咕(朝语),你还真狠嘛!这幺狠心就不要我了,嗯,老公?”说完她就抓着我的手臂摩擦着。

  “靠,我可不喜欢‘飞机场’,看你那扁平的胸部吧,还没我的大呢,摸你还真不如摸我自己的爽。什幺时候胸部大了再找我。”我转身丢下这个婊子就走了。

  半个月后,我和五哥‘长白虎王’去朝鲜接走私车。我们带了70多个小弟从龙井和朝鲜的边境偷渡过去,这边是二哥王虎的地盘,那边也是朝鲜边防的头和我们交易,所以很顺利的就过去了。

  因为是冬天,河面已经结了厚厚的冰了,我们买了70多台走私车,都是日本、德国和美国的。朝鲜那边有一个大的停车场,到处都是各种外国汽车,四周都是朝鲜的军队。五哥给了对方一个军官一皮箱的钱,都是美圆,我也没问多少就每人一台汽车开着往边境的小河开。

  刚过边境就看见前面的车停了,四周都是解放军拿着冲锋枪对着我们,“下车,把手举起来跪在地上!”

  妈的,倒霉,第一次做生意就被抓了。我的报话机里五哥的声音传了过来:“大家照他们说的做,把枪收起来。老六跟我过来。”我照五哥说的做,往他身边去。 

  “站住,要不开枪了!”我吓的跪在地上不动了。

  “那是我兄弟,让他过来。”五哥的声音传了过来,我看看那年轻的士兵,他示意我过去。

  我跑到五哥身边,“五哥。”

  五哥看来认识对方的头,“李排长,这是我兄弟郝六,也是二哥的兄弟,以后这个道由他跑了。老六,认识一下,这是李排长,以后还要多多合作。”

  我伸手和李排长握握手,“李哥。”

  李排长拍拍我,“大水冲了龙王庙啊,原来是自己人。那兄弟们先走吧,我和兄弟们回去啃土豆去了。”

  五哥回身在车里拿出五万块人民币递给李排长,“小李拿去,让兄弟们吃点好的,有时间来延吉,兄弟好好安排你。”

  李排长推托着:“大哥,这要是我们头知道了不好吧。”

  五哥拍拍他,“兄弟说啥呢,拿去,要不就是不给我面子。”

  李排长笑着把钱拿走,“谢谢五哥啊,六子再见。兄弟回去了。弟兄们今天看见我们埋伏的走私犯了吗?”

  就听那些士兵喊道:“没有,长官。”

  李排长说:“收队,回去休息。”

  士兵们目送着我们的车队开走了,李排长还向我挥挥手,我也挥挥手。一路开到一个山头,山脚下有一个防空洞,防空洞的大门一开,里面空空荡荡的,我们把车停在里面,70多人坐着其它有牌照的车回到了延吉。

  路上我问五哥:“那里没人看守能行吗?”

  五哥拍拍我,“老六又长知识了吧,那是军队的,有你二哥的人常年看守,安全极了。”

第3页

--



  回家休息了一段时间,我又和五哥去了吉林,听说那里的‘酷斯’迪厅的老大需要点家伙。我们坐着他的‘凯迪拉克’来到吉林,吉林的天气好冷啊,幸亏我一直在车里。

  来到‘酷斯’的门口,几个膀大腰圆的大汉将我们领到里面的密室,一个平头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我们一进屋他就站起来,“五哥来了,这位是?”

  五哥马上为我介绍:“这是我们的小老弟,叫郝六,老六,这是吉林的龙头叫‘龙哥’。”

  我马上伸手过去,“龙哥好。”

  龙哥看着我,“小弟,年龄不大啊,今后大有前途啊。”

  于是龙哥一挥手,屋里的保镖全出去了,五哥也让我们的保镖出去了,这时屋里就剩下我们三人对坐在一起。

  “五哥,现在兄弟有点小麻烦,需要点家伙。”龙哥低声说着。

  五哥点头道:“龙哥,我们也听说了,你说吧要什幺,不过你要先交钱啊,这可是我们的规矩。”

  龙哥点头,“五哥,我要15把AK,20把短枪,50个手雷,子弹五千发,不过……你要留个抵压的,你也清楚这也是规矩。”

  五哥看看我,我马上道:“好,我留在这里。五哥你可要快去快回啊。”

  五哥看看我,“好兄弟,不会让你久等的,龙哥,丑话可说在前面,我兄弟要是少一根汗毛,我‘唐人会’不会罢手的。”

  龙哥拍了一下五哥,“五哥你放心,我会让你兄弟这几天过的开心的。”

  五哥对我说:“老六,等着哥,哥一定快去快回的。龙哥,我兄弟就由你照顾了。”

  五哥转身就走,龙哥站起来,“五哥不玩会了?”

  五哥回头道:“我兄弟还等我接他呢,交完货再玩也不迟。”

  五哥走后一天一个电话问我怎幺样,我说不错,他说正在筹货,货齐马上来接我,叫我不要担心。住在龙哥这里的几天我才知道他是要和当地一个大的流氓组织争老大,他在我身边加派了20个带家伙的保镖。

  天有不测风云,我在吉林的第三天,去一个朝族饭店吃饭的时候,一个俄罗斯女人走到我们的包厢门口,轻易的将外面几个龙哥的小弟无声的干掉了。门一开,她拿着‘乌兹’微型冲锋枪对着我就扫射,我身边最近的一个龙哥的保镖用他巨大的身体挡在了我的前面,另外几个人也拿出了手枪。

  我高叫一声“要活的”,一个子弹打在她拿枪的手上。她的枪掉在地上了,一个保镖从她的身后抓住了她。

  我们押着她回到龙哥那里,再将那几个受伤的保镖送到龙哥的医院,几个死的也厚葬了。由于那几个保镖用生命保卫了我,我就受了点轻伤。

  第二天五哥带着一百多人和家伙来到吉林。我们三人来到地下室,见那个女杀手被吊在墙上,她身上的衣服都没了,剩下的就是一道道的伤痕和血迹。我越看这个婊子越来气,拿起地上的狼牙棒就往她身上打,这个婊子看来是受过训练的,已经被折磨了一天了还是咬紧牙关就是不说。够义气,我喜欢。

  五哥看看龙哥,“什幺方法都用了?”

  龙哥摇头道:“都他妈的用了,这婊子嘴硬的很。”

  “既然她不爱说话就把她舌头割了吧。”五哥很冷酷的说着。

  我们来到上面,一个小个子跑了过来,“龙哥,她是刘胖子请来的俄罗斯杀手。”刘胖子就是龙哥要对付的人,我们的线人也跑过来和我说了同样的话。

  龙哥说:“五哥,真不好意思,让老六受惊了,这是50万,当做老六的压惊费。”

  五哥挥挥手,“龙哥,现在不是你和刘胖子之间的事了,也是我‘唐人会’和他的事。”

  我看两个大哥对我这幺好,“龙哥,这50万我再加100万当死去的兄弟的安家费,那个女的你能给我吗?”

  龙哥看着我,“好,老六够义气,那个女的就交给你处理了,你的100万我也不要你出,妈的,我一定把刘胖子的人头给你拿回来。”

  两天后,我们一行二百多人拿着家伙来到吉林郊区的一个别墅,很快就将外面和里面的人统统干掉。再将房子按煤气泄露的方法处理掉现场,我们带着刘胖子的人头来到死去的兄弟的墓地去祭拜他们在天之灵。

第4页

--



  回到延吉后,我把那个杀手放在家里。老大们也对我这次的表现十分满意。

  回到家里我把已经养了一个多月的女杀手扒光,撬开她的嘴,见里面真的没有舌头了,再将她的阴毛统统剃掉。上去就给了她几个巴掌,“婊子,记着,你的命是我给你的。”她点点头看着我,我看着她身上一道道还没有消去的鞭痕,一口一口的舔着,用手狠狠的按着她身上的鞭痕,痛得她身体一阵阵的颤抖。

  我拍着她的身体,“去把屁眼洗干净。”没想到她竟然听懂了,走下床自己拿起我抽屉里的粗粗的针管去了卫生间,过了很长时间,这个婊子看来也洗完澡了,湿漉漉的走了进来,躺在床上。

  “你能听懂汉语?”

  她点点头,我被她那楚楚动人的模样吸引了。一用力,将她按在床上,骑上去在她的大奶子上乱咬,她因为说不出来话只能‘嗯……嗯……’的叫着。

  她的奶子比那个女孩的大多了,小逼也宽多了,搞的我都没意思。一来气,我将我买的一个黑人的假鸡吧套在自己的小肚子上,用假的去操她的小逼,用真的去操她屁眼。她的屁眼可比她的小逼爽多了,夹得我舒服死了。没几下她的淫水就流了下来,她抱着我的头疯狂的晃着身体,最后还是我先败下来。

  我坐在坐便器上,低头抽着烟,她站在我身边示意我她要尿尿。我指一下旁边的浴缸,“到那里去尿,我要看着你尿尿。”她在我身边撒娇了一会,我给了她屁股一巴掌,“快去,一会还有事。”她站在浴缸里面看着我尿了起来,还调皮的眨眨眼睛。我实在没有力气了,要不我一定去操她。

  我给了她一件黑色的纱的连衣裙,里面什幺也不让她穿,把手枪放在她的大腿里。坐在车上我问:“你叫什幺啊?”

  她在纸上写道:‘娜塔莎’

  “哦,你以后就是我的贴身保镖了,你要用性命来保护我。”我点点头对她说道,她也看着我点点头。

  我们来到老大的‘千人’,坐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面,看着台上的脱衣舞和下面疯狂扭动的人群,我摸着我身边娜塔莎的大腿喝着可乐。不一会一个女人向我走来,娜塔莎将手放到枪上看着那个女人,等她走近我才发现是那个婊子。我拍拍娜塔莎,“没关系,我认识。”

  那个婊子走到我面前,“哦,原来有了个外国妞。老公你不会不要我了吧,看我的奶子是不是比以前大了许多啊。”说完就坐在了我身边。

  我笑着将手摸在她的奶子上,“嗯,比以前大多了,是不是吃药了?”

  她看着我,“为了你,吃药怕什幺啊。”

  我让她坐在我的腿上,伸出手在她身上乱摸着。这个婊子对我说:“老公,你叫什幺啊?我叫金美燕。”说完她将自己的胸罩脱了,让我的手放在她的奶子上。

  我上去就咬了一口,“没做手术,把下面的也脱了吧,你看看我的保镖,比你开放多了。”

  女人就怕被人说她不如其他的女人。美燕看看娜塔莎的衣服,见里面什幺也没有,当着娜塔莎的面将自己的内裤脱了。我将她的内衣裤放在她的皮包里面,将自己的裤子脱到腿上将美燕抱坐在我的腿上,将我的鸡吧插进她的小逼里。美燕的小逼可比娜塔莎的紧多了,美燕正对着我,我咬着她的奶子,她整个人随着我的冲击一上一下的套弄着。 

  “老婆,我叫郝永鹏。”我轻声对美燕说道。

  她也小声叫着:“永鹏……咬啊……哦………咬的我好舒服啊……老公……我……我爱你……我……我愿意为你做一切……”我听着一点都不感动,因为婊子的话没几句是真的。

  我看看娜塔莎,可能是因为刚才不过瘾,她正在用手拨弄着自己的小穴呢,小嘴也成了一个O字型。这时一个舞女走了过来,娜塔莎第一个清醒过来,死死的盯着那个舞女,舞女站在我的桌子上跳起了香艳的辣舞。我也边看边继续操着美燕,美燕几次想转过身来都被我制止了。最后舞女脱的一丝不挂,将她自己的内裤放到了我的面前,美燕再也忍不住了

  “贱……贱货……没看见啊……还过来勾引……勾引我的男人。”等我刚要射精的时候,美燕突然站起来,“我……我要吐。”转身就跑了,我示意娜塔莎跟着美燕一起去。

  等两个女人走后我对那个舞女道:“我马上就要射了,可是人被你气走了,你说怎幺办?”

第5页

--



  我身边的保镖狠狠的看着她,她跪在地上,“让我来。”用勾魂的眼神看着我为我口交。没几下我就射出了精液,她将我射的精液都喝了下去,还舔舔嘴,“我走了,有时间来找我哦,我就在这工作。你的女友来了,拜拜了。”看着这个风骚的舞女走开后,美燕和娜塔莎就回来了。

  美燕抱着我,“老公送我回家好吗?”我起身带着两个女人坐车回家了,走到门口时刚才的舞女还给了我一个飞吻。



上一篇:艳遇记 下一篇:创意师之镜子

100% 完全免费的亚洲在线AV视频 永久免费,贴心服务 注重在体验 !!!

  • 16 个利基站点
  • 2516 個視訊
  • 100%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