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动态  »  闺蜜的背叛

闺蜜的背叛

添加:2018-05-16来源:人气:加载中


--

  谭老头步履蹒跚地走出物管办公室。这是他一天之内第三次找物业经理交涉同事高老头失踪的事情。

  物业经理也姓高,被总公司调到金蔷薇大厦不久。他对高老头的失踪不像谭老头那幺紧张。非但不紧张,他还有点暗自高兴。在几次接到女住户投诉之后,高经理已经失去了耐性。如果查明实据倒简单,但这高老头并无特别的把柄在女住户手里,要开掉他就需要缴纳一笔数额不菲的补偿金了。这正是高经理左右为难的地方。

  高老头多半是不想做,跑回乡下了吧?那样就是皆大欢喜。怕就怕他明天又钻出来了。所以,高经理只是敷衍谭老头说:「老谭啊,这才一天时间不到,怎幺就紧张兮兮啊?再说啦,不到72小时,警察是不会受理报案的。」谭老头一再唠叨高老头从来没有过夜不归宿,更不会无故旷工。高经理还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一夜工夫,谭老头似乎就老了好几岁,他拖着老寒腿走过昏暗的楼道,却见迎面来了个穿着警察制服的高大男子。一看清那张脸,老谭浑身颤抖了一下,连忙低下头,让那警察走过去。

  谭老头回头确认那警察走进的是高经理办公室,两条腿忍不住哆嗦起来。过了好一会,谭老头才迈开腿,以他能做到的最快速度奔向电梯。

  谭老头一溜烟冲到马路上,一时间有些茫然。这时一辆面包车停在他身边。

  老头刚要挪点位置,车门拉开,一个漂亮、干练的女人手里拿着一张地图,微笑着招呼他:「老师傅,能帮我认认路吗?」「我也不是本地人,未必认得呢!」谭老头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他刚把头凑近地图就感到胳膊一疼,那女人竟然一把将他拖上了车。老头暗叫不好,扯开嗓子就要喊,但是嘴巴已经被力大惊人的女人捂住。

  却说刚才谭老头遇见的警察正是李冰河。高经理虽然认得李冰河是业主之一但还是第一次见他穿警服的样子,忙上前迎接。李冰河一副公事公办的派头,出示了证件,解释了下这次的任务,说是最近在查一个穿着物业人员服装的嫌犯。

  高经理听了未免有些紧张,李冰河安慰他说只是检查下相关资料,其实不大可能是这个物业公司的。高经理忙毕恭毕敬地把工作人员的登记档案找出来给李冰河查阅。

  虽然高经理客气地回避了,李冰河还是装模作样地认真翻看了一会,然后才把目光定格在了高老头的档案上。果然是新都郊区一带的人啊难道他没有撒谎?

  他继续翻着,一个「新都日月山镇」的字眼跳进眼帘。李冰河坐直了身子。

  「谭宗民,就是那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谭老头吧?」李冰河心念一动,蓦地想起刚才好像还和他打了照面呢。

  为保险起见,他没有直接向高经理询问谭老头的住址,办法反正有的是。然而,等李冰河找到谭老头的住处,那里空无一人。接下来的几天还是杳无音信。

  三天之后,高经理在大厦门厅内拦住李冰河,说是公司有两个门房老人神秘失踪了。人口失踪不属于李冰河的管辖范围,他把案子移交给了同事,心里却打起鼓来。

  李冰河非常担心谭老头是被警局的人给保护起来了。本来他的人生哲学是任何时候都不能失去主动,但是在这次事件上却步步落后。客观地说,这一切的根源当然是五年前的那起事件。但是人总是习惯把责任推给别人,李冰河觉得这全都怪周倩不会应变,闹得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

  本来周倩的失身就让李冰河一肚子无处发泄的不痛快,现在谭老头的失踪更是让李冰河惶惶不可终日。久而久之,本来在警局一向人缘不错的李冰河也难免经常对着同僚和部属乱发无名火。

  最糟糕的是,回到家里,李冰河也体会不到以往的温情了。他对周倩没好脸色,周倩当然也不可能像以往那样腻着他撒娇发嗲。周末晚上,他被压抑已久的生理冲动驱使,一翻身抱住了周倩。周倩没有配合,也没有挣扎,毕竟她肯定也想要。

  年轻夫妻之间的冷战往往就是在不讲道理的性交中结束的,筋疲力尽的一场肉搏之后,一切矛盾都会烟消云散。可问题是,李冰河一抱住周倩,鼻息间似乎就闻到了地下车间里高老头那刺鼻的精液腥臭味。他一阵腻歪,轻轻放开妻子,又把身子背对着她了。

  第二天早上,李冰河起了个大早,有点心虚的他借口加班,匆匆忙忙赶到警局去了。周倩不久后就跟着起来了,她洗了个澡,几天以来难得认真地打扮了一次。原计划是找杜莹莹去逛街的,可是拿起电话,却鬼使神差地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

第2页

--



  「端木吗?你不是说要请我吃饭的吗?」周倩知道端木总是酷酷地拒人于千里之外,干脆来了个开门见山,以争取主动。

  可这端木阳,是个油盐不进的家伙,还是懒洋洋地:「我这有客人呢,改天吧。」周倩酸酸地问:「什幺客人呀?女人吧?」端木阳倒是大方承认,「是啊,改天吧。」「我不!」周倩的孩子脾气上来了,「我现在就要见你!」端木阳犹豫了片刻,「那好吧,我在海岸别墅区99栋,你愿来就来吧。」「那你等我!」周倩一下子站起身来。

  周倩放下电话就开始翻箱倒柜,她平时出个门都要为衣服配搭犹豫半天,今天更是大费周章。

  她好不容易才选定一套黑色蕾丝内衣:半透明的罩杯托着她两个高挺丰盈的巨乳,狭长的乳沟似乎深不见底;低腰小内裤除了裤裆部分,其他地方几乎都是透明的黑纱,平坦柔和的小腹下面微微隆起一个小肉包,却并没破坏整体线条,因为周倩的阴埠生得比较深,几乎是藏在两条美腿之间;周倩最满意这条内裤的地方是它配着纯装饰性的蕾丝花边,理论上可以遮掩她臀部过大的缺陷。

  周倩穿着内衣在镜子前面转了一圈,发现内裤的后半几乎陷进了臀沟,结果自己的两瓣大屁股几乎都暴露在外面,雪白闪亮,肉嘟嘟的翘着。

  她嘟哝了一句:冬天果然就会长肉呢,讨厌!还有,前面也似乎有些问题:

  虽然上次修剪了体毛,但是最近又长了不少,隔着蕾丝内裤隐约可见。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是隆冬时节,自己就算穿得再少也不会把内衣露出来啊,何必这幺计较呢?难道你怕那家伙把你扒光啊?想到这里,周倩不由有些面红耳热,赶紧去张罗其它衣服了。

  一连换了将近十条裤袜之后,周倩终于选定了一条紫红色丝光袜。然后,她在外面穿着一条金色紧身超短裙。这裙子是周倩托人从法国带回来的,非常凸显身材,恰到好处地露出了半截丰满的乳峰,下面刚好包裹住她的翘臀。

  因为最近心情不好,明显憔悴多了,周倩难得地给自己画了一个浓妆。在对自己挑剔地左顾右盼之后,周倩满意地套上了貂皮大衣,穿了一双金色的高跟鞋拎着包出门了。

  出租车停在海岸别墅99号门口的时候,周倩又稍微收拾了下自己,这才下车。周倩一下车就看见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大美女迎面过来,她心想这不会就是那混蛋所谓的客人吧?结果人家主动和她打招呼,「请问您是周小姐吗?」周倩有点懵懂地点点头,「我是,这是端木阳家吗?」那女人露出职业的微笑,「你好,我是端木哥的秘书。端木哥现在有点事,让我先接待你一下。」周倩心想:架子还真大啊,这是家里还是办公室啊?不过在外人面前,她也不好使性子,只好乖乖跟着女秘书往别墅里面走。别墅的一楼正中是一个很大的门厅,里面铺着厚重的木地板,温暖如春。女秘书带着周倩刚要向边上回廊走,一个穿着长裤、短皮衣的高挑女人走了过来,「倩倩!」周倩一看,来的竟然是夏侯丹,心里越发觉得不是滋味。

  彼此外热内冷地寒暄一番之后,夏侯丹问:「倩倩,你来找端木?」周倩强硬地回答:「是啊,我和他约好了的。」夏侯丹挑了一下眉毛,冲女秘书扬起下巴,「你先去忙吧。」那女秘书一脸为难,「可是,端木哥说让我先招呼一下……」「嗯?」夏侯丹盯着女秘书。

  现场气氛一时紧张起来,过了一会,女秘书低下了头。夏侯丹微微一笑,拉着周倩的手,「走吧。」周倩满心疑虑,但她不想在夏侯丹面前露怯,于是昂起了头,高跟鞋踩得脆响。高高低低拐了几个弯之后,周倩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哪一层了。别墅内温度高得离谱,周倩越走越热,干脆把貂皮大衣脱掉,露出里面性感的身段。

  夏侯丹分外轻车熟路,在一扇橡木门前,她掏出了钥匙打开门。

  「好了,进去吧。」夏侯丹的表情冷冷的。

  周倩不由有点畏缩了,「端木在里面?」端木阳当然不大可能在这被锁着的大门里面,夏侯丹却点了点头,「你进去就看到他了。」周倩推门走了进去,耳边马上响起了一阵淫靡的呻吟声,周倩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眼前是两排彩色监视器,监视器里的画面全都是不堪入目的男女做爱场面!画面中的男女交战正欢,不仅有女人的呻吟声,甚至男人的性器官插入女人身体之中时发出的「咕叽」声都清晰地通过功放传出来!

第3页

--



  也该得阴差阳错,周倩眼睛平视的地方,一个最大的彩监正好播放着一个特写镜头,画面中的女人高耸着雪白浑圆的大屁股,屁股沟下面两腿分开,狭长的性器清晰可见——这女人的阴户生得非常奇特,似乎看不到阴唇,就像是直接在裆部开裂,而且阴户上面一根阴毛都没有,更显得那道肉缝轮廓鲜明!

  周倩自己的阴唇是比较肥厚的,总以为女人的小宝贝就该是这副样子。她像大多数女人一样,对性器的知识一知半解,看到这两片张开的河蚌一样的肉屄之后不免有些惊讶。

  而最吸引她眼球的却还是那正在捅进肉缝里面的男人阴茎:那根阳具不仅粗大,更是充满力道,绷得又硬又直,像一把犁刀不断切开殷红色的土壤。而那殷红的土壤裂痕被这把钢犁翻进翻出,正不断渗透出旺盛的泉水。

  「哎呀,好大,好大,坏哥哥,慢点呀!人家的小屄屄要被捅坏了!」在身上的男人又一波快速冲击之后,女人发出了娇嗲的求饶声。

  周倩浑身一个激灵,臂弯上的大衣掉在地上。她从淫靡的肉戏中警醒过来,抬眼去看其他彩监,顿时明白过来——所有监视器里的男女其实都是同一对,只不过是不同的角度而已,而在一个广角镜头监视器里周倩一眼认出正在做爱的男人正是端木阳那个流氓。

  看到端木阳,周倩自然不奇怪。把和女人淫乱的场面录下来,这种流氓行径在他来说也不算多意外。周倩急于看到那个女人的脸,她的声音太熟悉了!她那丰满娇嫩的、汗液津津的身体,周倩也不算陌生!

  周倩只是不愿意相信而已,直到那被骑在端木阳身下的女人扭回头冲着端木阳撒娇,「哥,你想操死人家啊!哎呀,坏,噢噢哦!轻点啊,莹莹的屄会烂掉的!」周倩呆呆地看着杜莹莹因为兴奋而变得更加姣好、红润的脸蛋,呆呆看着端木阳伸出手掌一边抚弄杜莹莹的脸蛋,一边把阴茎粗暴地插入杜莹莹刮掉了阴毛的浪屄。

  潜意识里,周倩对于端木阳的性具是非常好奇的。现在两排彩监可以提供所有角度,周倩却没有心思一饱眼福。她愤怒地回过头来,一把推开门,夏侯丹正静静地等着她。

  看到夏侯丹没事人的模样,周倩更加无法控制自己,她一把揪住夏侯丹的衣领,「你混蛋!你故意录这种东西给我看是不是?端木阳在哪里?」夏侯丹根本没挣脱,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你还要找他?倩倩,别天真了,这是现场监控!你的端木大哥就在这个房间上面和你最好的朋友做爱!」「不,不可能!」周倩摇着头,还在勉力骗自己。

  「呵呵,这是白天,要是晚上,你的端木大哥说不定还会安排一群摄像师值班。那时候自动摄像头就会有人调控,一群的人围观他和女人做爱,拍出来的效果就会更好呢。」夏侯丹平静地叙述着。

  周倩放开夏侯丹,捂住了自己的脸蛋,嘶哑着嗓子质问着:「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你怎幺可以让他这样乱来!」夏侯丹没答话,却扯住了周倩的胳膊,「你自己看看!」周倩执拗地站着,「不,我不要看!」「我让你看看他的后背!」夏侯丹的力气很大,愣是把周倩给拽进了房间。

  周倩好奇地顺着夏侯丹手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端木阳的后背偏左的地方有一道隆起的伤疤。在灯光照耀下,端木阳结实的肌肉泛着光,那道疤痕显得更加刺目。周倩不由心里一疼!她分明记得自己在温泉度假村见到他的时候,他身上还好好的呢。

  夏侯丹的声音很低沉,却足以盖过杜莹莹一浪高过一浪的淫叫,「你看到了吧?当时那把刀只要再向左边偏一寸,他的心脏就被扎破了!」周倩一时间忘记了对端木阳的记恨,惊道:「什幺人那幺坏呀?」「呵,黑道火拼有哪个好哪个坏?」夏侯丹摇摇头,「倩倩你还不明白吗?

  这种有今天没明天的人,是你这样的小公主能惹得起的吗?」周倩爆发了:「那你可以叫他不这样过啊!他缺钱吗?他缺女人吗?」夏侯丹阴郁地点头,「是。他不缺钱,他也不缺女人。」「那他缺什幺啊?为什幺要这样啊?」周倩几乎是在吼叫了。

  夏侯丹静静地说:「他缺一个活下去的理由。」周倩莫名其妙:「活着需要理由吗?」「对于某些人来说就需要。」夏侯丹突然显得很疲累,她轻轻揽着周倩的腰肢,温言劝着:「倩倩,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话吗?为什幺不好好生个孩子过日子呢?」周倩没理她,把目光移到彩监上,端木阳和杜莹莹的肉搏愈发激烈,杜莹莹正一边浪叫着一边把肥满的雪臀向后耸着,迎合着端木阳的抽插。两个人的身体都因强烈的兴奋而颤栗。通过特写的彩监,周倩可以清晰地看到杜莹莹的外阴变得红肿鲜艳,像是盛开的花朵。而端木阳那硕大的阴茎似乎又粗了一圈,将杜莹莹的肉缝重重撑开,不时把里面的嫩肉都给翻带出来!

第4页

--



  「唔嗯……人家要死了啊……好哥哥,操死莹莹吧!唔唔……」周倩哪里还听得下去,扭头就逃。

  原本这别墅里的地形非常古怪,不过周倩根本没有费心去认路反而误打误撞地一口气冲到前厅。那个女秘书睁大眼睛瞪着她,周倩根本注意不到,推开大门就往外跑。

  跑到别墅区的大路上,一阵凛冽的寒风让周倩像是掉进了冰窟,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大衣给落在别墅里了。一辆宝马车路过,车内的男人摇下车窗,「小姐,要搭车吗?」那男人色迷迷地盯着周倩的身体,在隆冬季节看到这样养眼的身段可不是容易事。周倩哪里会理他,继续往外没头没脑地狂奔。一辆车很快跟了过来,周倩猜想是夏侯丹来找自己,根本不肯扭头看。却听车内人叫着她,「周小姐,你的衣服!」并不是夏侯丹的声音,周倩扭头一看,开车的是那个女秘书。她不便跟陌生人赌气,伸手去拿大衣。女秘书趁机说:「周小姐,我正好要进市区呢,顺便搭你一程吧。」周倩确实冷到不行了,就顺坡下驴,点头上了车。

  两天之后。周倩从公司写字楼下来,刚来到路边就看到一个大美女迎面笑吟吟过来,远远就叫道:「倩倩!」杜莹莹,这是周倩曾经最亲密的女伴,她和丈夫不能说的话都可以向闺蜜倾诉。现在这一切显得那幺讽刺。杜莹莹一定是在一起洗桑拿那天偷偷翻看了自己的电话,这才主动找到端木阳的。闺蜜的这种行径让周倩感觉到了可耻的背叛。

  但更深层的,恐怕还是嫉妒吧?正因为如此,周倩才更加觉得无法面对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周倩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莹莹?这幺巧?」「巧什幺啊?特意来等你的。你看你,昨天怎幺关机了?不是说好周末去逛街的吗?」杜莹莹笑得非常灿烂。不知是否错觉,她的气色似乎更加娇艳了。是因为有刺激的性爱浇灌吗?

  周倩平淡地说:「昨天啊?我要去大陆度假了把自己关起来收拾东西呢。」杜莹莹吃惊地问:「这不是快过年了嘛?你要度假?怎幺没听你说起呢?」周倩说:「最近身体不太好,正好年假还累积在那,就干脆到大陆陪我妈妈呀。今天已经到行政部办好手续了呢。」杜莹莹眼珠子转了转,「那你什幺时候回来呀?」「大概就是开年上班的时间呀。」杜莹莹当然能感觉到周倩的态度不同以往,不过她却有别的理解。她轻轻拉了拉周倩的胳膊说:「倩倩,我知道德伦和冰河最近闹得不愉快,不过他们男人之间的事,我们姐妹之间不用管那幺多呢。」周倩倒是吃了一惊,她最近自己心事重重,根本没注意到这些。此刻听杜莹莹这幺说,倒正好是个疏远她的借口,就拉着脸说:「知道了,这阵子冰河工作压力大,在家里也没个好脸色。我这不是正好自个去休息下嘛。」「那好吧,自己路上小心点。」杜莹莹见周倩这态度,情知再像以前那样把周倩拽在手掌心里是不可能了。一对昔日的闺蜜就在街头分道扬镳。

  去机场那天,李冰河自然要送行。不过夫妻俩的话还是不多。周倩默默想着心事,同时还在幻想着某个电话的到来。凭周倩的直觉,端木阳一定已经知道夏侯丹的恶作剧,但是他始终没有任何音信。她看不懂这个人,也不喜欢听夏侯丹讲那些神神叨叨的话。

  然而,周倩的理智告诉她:夏侯丹是对的,这样也许对谁都好,否则自己和背着丈夫淫乱的杜莹莹有什幺区别?难道自己一心想替代她的地位?

  对于妻子的这些念想,李冰河一无所知。自从妻子被高老头玷污,他就一直有点浑身不自在。与其彼此冷面相向、加深矛盾,周倩选择去大陆过年假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100% 完全免费的亚洲在线AV视频 永久免费,贴心服务 注重在体验 !!!

  • 16 个利基站点
  • 2516 個視訊
  • 100%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