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动态  »  濡蜜之屋

濡蜜之屋

添加:2018-05-16来源:人气:加载中


--

 因为下雨的关系,白天与夜晚的风,竟是如此地静悄悄地。周围的喧哗早被蓝色的天空所隐蔽,只有轻凉的风,吹在窗子上。

  秋叶一也将疲惫的身躯靠在墙壁上,听到那几乎已听不见的火车渐行渐远的声音,但耳边突然传来…

  「喂,已经很晚了。」

  是女人的声音。

  「那不是正好,你再过来一下。」

  「不行啦!我们再喝一杯吧!」

  「再喝下去,恐怕非醉倒不可了。喂…这个已经变硬了。」

  「讨厌!不要!」

  隔壁传来男女嬉戏的声音,一也好像看见似的。

  锵!

  好像什麽破了的声音。

  「啊…受不了…如果能停下来的话…」

  女人恨恨地说道,随即一切都恢复了平静,然后传来激烈的喘息声。

  「啊!」

  一也离开了墙壁。

  男女打情骂俏的情形,他听得一清二楚,只是今天他实在太累了,因为他刚换了二班火车,才回到这间破烂的家来。

  狭窄的叁平方公尺的房间,他坐在小茶几前面,一也从怀中拿出香烟抽了起来。

  今夜住在隔壁的玉枝的老公又来了。

  一也在同学田岛的帮忙下,才在一个月前搬到这个大川庄来的,每隔不到叁天,隔壁就会传来女人娇滴滴的声音来。

  大川庄的前面临着多摩川这条乾净的河流,而背后则是武藏野的杂林的高级住宅区,周围全是依山而建的高级住宅,大川庄显得相当孤立。

  但是这虽是出租公寓,但是刚建好没多久,所以厕所、洗澡间是每个房间都有,所以设备算是相当现代化,不久,收音机流出醉人的音乐来。

  因为接近都市中心,可由窗子欣赏外面的美景,环境相当不错,二楼的六个房间,除了他以外,全是住着一些单身女人。五个女人当中,有四个都是干特殊行业的,从她们的水准与仍穿豪华内衣裤看来,就能一目了然。

  咖啡厅的女侍,或是舞厅的舞女,或是小酒吧的老板娘,每天晚上夜归时,都有男人送她们回来。

  有的男人送到门口就回去的,但也有进入房中作交易的,甚至于过夜的。

  因此,每晚都有女人在演出爱欲狂想曲,对于年轻的一也而言,是一个令人烦恼的刺激。

  他每天几乎都无法入睡,搬来才一个月,但是他人已消瘦,眼睛深陷,看起来真的是一脸可怜相。

  今天一定又有一场肉之飨宴了。

  「今夜又要开始了。」

  他抱着自己的头。但是,他愈不想听,但人类的听觉很奇妙,反而听得愈清楚。

  「已经受不了了,我实在惭愧,隔壁的也许全都听见了呢?」

  「隔壁的人可能还没有回来吧!」

  「可是我刚才有听到脚步声…嗯…快点走吧…隔壁的只有一个人而已。」

  「哼!可以常过来对不对?」

  「什麽话…嘻嘻,嫉妒了?啊!真的该走了…」

  「怎麽真的不愿意?」

  「以后我们再慢慢玩好了。」

  听到玉枝和他先生撒娇的情形,一也再也受不了了,他偷偷地打开房门,溜了出去。

  住在隔壁的玉枝是药品商人原田千助的姨太太,他们正在喝着威士忌。

  「玉枝,怎麽啦?是不是醉了?」

  千助把玉枝那肥肥嫩嫩的臀部抱到自己的膝盖上,偷看她脸上的表情。玉枝看来已经醉得很厉害了,脸颊已经染为桃红色了,她用露出圆圆的手臂抱住千助的背部。

  「嗯!亲爱的,嘴巴移过来。」

  玉枝将双唇移向男人。

  「只有嘴吗?」

  男人顺势抱着女人的颈项。「呜呜呜!」将那热烈的威士忌灌入她的口中,而玉枝也将酒全吞了进去。

  愈醉,二人玩的游戏愈来愈露骨。

  「玉枝,今晚我们改变方式吧!我当妇产科医生,你充当可爱的病人,先横躺好。」

  「哇啊!不得了,医生…没事吧?医生,嗯…这种称呼不错。」

  玉枝躺在二个相并在一起的椅垫上。

  「啊!对对!把脚再张开一点。」

  「你可别乱来哦!」

第2页

--



  「不会的,嗯!你已经不是处女了。」

  「啊!对不起…嘻嘻…讨厌的医生,我当然不是罗……现在谁也不是处女了。」

  「这个我可不知道。」

  「嗯!好可惜。来,打声招呼,我是以前和你发生过关系的男人。」

  「嗯!是吗?」

  「我有自信,为什麽?」

  「你的那个方法,太棒了。」

  「啊!讨厌!」

  说完,玉枝假装要欧打男人似的起了身,千助一直用二根指头当作诊瘵器在诊视着,此时,他已增加到四根指头,把大阴唇完全分开,插入里面,不停地搅动着。

  「啊…讨厌,你欺侮人…啊…呜…呜…我再也受不了了。」

  「你去看医生时,也是如此使用腰力吗?」

  「嗯!讨厌,已经受不了了,把手拿开…快点…快点进入。」

  玉枝被剥光的下体彷佛蛇一样扭动着,二片肉正扭来扭去,男人的手指不光是抚摸她的阴门而已,现在更是加快手指的动作。

  而女的则紧紧地抱住男人的脖子,不停地喘息着,不久脖子上的手臂愈抱愈紧,达到极点时,她的双手突然伸向自己的股间,将在自己阴门内搅动的男人的手腕一把抓住,拔了出来。

  并让他的手往上滑,让他爱抚她那震动着,漂亮的肌肤,当手摸到任何一个部位,她都会哈啊哈啊,配合着扭动腰枝,终于忍不了了。

  「亲爱的,快点、快点进入…啊…快点…」她开始哭了出来。

  女人如此娇态,正是千助所想要的,他反而想让她更焦躁不安。

  所以男人反而愈来愈冷静,抓住他那黑黑勃起的阴茎,对准那被淫水大量润的阴门,轻轻地在玉枝的阴丘上撞了二、叁下,但就是不进入阴门中,而且用阴茎在她上面抚弄着。

  她使自己不停地往上举,希望千助能一口气地将阴茎刺入。

  「玉枝,玉枝,如此快感吗?」

  「亲爱的,你好讨厌哦…」

  「为什麽…会如此快感呢?」

  「因为…因为…我已经高潮了…啊…太棒了,如果进入的话会更过瘾。」

  千助好像似作梦般的心情看着扭动的玉枝,他知道女人的热汁已经大量渗出,而那阴门上的秘肉正不停地收缩着,她早已失去意识了。

  尤其是玉枝拼命地将腰往上挺起,更加快感,这种快感是他从未有过的,它是如此地激烈。

  无论如何玉枝的阴部,对于千助的肉棒,特别喜欢,千助自己再也忍受不住,看着玉枝扭动的腰枝,他一口气将阴茎刺入里面。

  「啊…呜…已经高潮了…」

  在殷切等待阴茎刺入的子宫口,当肉棒刺入的同时,玉枝不由得全身发颤,而发出娇嗔声。

  啾啾啾啾的声音,是男人的肉棒,拼命在玉枝的身上运动所发出来的声音。

  「哈啊哈啊…那个地方好爽…嗯…嗯…」

  她好像在作梦似的,承受那腰部激烈的上下运动,而她所躺的椅子也动了起来。

  千助本来是想激起女人无上的性欲,但渐渐的自己也性欲高涨,全身是汗,遂将他那雄纠纠的阴茎不停地刺入阴门的深处。

  「嗯嗯嗯!」

  呼吸愈来愈急促。

  「我快要死了,啊…简直太棒了…啊…亲爱的怎麽会如此过瘾…整个人彷佛要瘫了一样…啊…」

  「玉枝…玉枝,和我一起高潮吧!等一下!再等一下好吗?」

  「快点,我们一起获得高潮。」

  千助也达到高潮边缘,而玉枝更是。

  「啊,你的动作要激烈一点…我已经受不了了…我们一起高潮,快…」

  她娇嗔的说完,身体像虾子一样地弓了起来。

  「啊!已经受不了了,高潮了!高潮了!」

  她腰弯了起来,而千助也绞尽全身力气在那裂缝中拼命用力。

  「啊…啊…出来了…嗯嗯嗯!」

  好像要刺破子宫那般深入,两人同时大声地呻吟着,肉与肉相挤时,迸出大量地淫水,二人终于平静了下来。

  「啊!亲爱的,真是太过瘾了,我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品到。」

  玉枝喘息着看着千助的脸,微笑地说道,而且很满足地抱住他。 

第3页

--



  也想起那最令人烦恼的事,所以在黑暗中向着省线的车站信步走去。

  「晚安,你在散步吗?」

  突然,背后有个女人跟他打招呼。他猛然回头,原来是良子站在后面。

  良子是新宿M百货公司的女店员,是住在一也正对面的单身女郎,她和其他的人不同,是一位刚从学校出来,充满青春朝气的女孩。

  那纯真的模样,应该是住在大川庄中,唯一一位高贵的白玫瑰。

  一也曾在走廊碰过良子数次,但仅限于点头之交而已,今天是第一次说话,看多了其他房间那些淫荡的女人,所以对这位纯真的女孩,抱有相当的好感。只要对面的门打开时,他的心里就会怦怦乱蹦。

  「现在才回来吗?」

  「嗯!」

  「今天比较晚。」

  「嗯!因为公司要把商品换下来之故…」

  「原来如此,大概很累吧!」

  既然说话了,而且也相互了解对方的身份,于是二人很自然地并肩走在一起。

  「每天都很累吧,我请你喝杯茶再回去如何?」

  平常的一也是不会如此积极地去邀约女孩子的,但是今天听到隔壁那恼人的娇声之后,心里相当浮躁,于是很自然地说了出口。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良子很乾脆地答应了。一也对良子的回答也感到相当满意,觉得这下下,自己好像得救了一般。

  良子与一也进入一家茶店,一边喝咖啡一边聊着天。

  店里流露古典音乐,二人间的藩城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不见了。

  二个年青人,不知不觉好像变成好朋友一样,在走出店门时,和刚才进入时早已大异奇趣了。他们怕邻人多话,于是很自然地走向与大川庄相反方向的公园。

  公园里没有半个人影,只有樱叶在风中唰唰地摇摆着。空中的月亮被微云遮住,显得更加朦胧,所以根本没有任何事情会打扰到他们。

  良子很内向,而且在百货公司上班,也相当乖巧老实,从未说过任何轻浮的话语,像这种世上难得一见的女孩,今夜为何原故和一地出来散步呢?她到底在想什麽呢?这和她平常的行为不同,当然那是有原因的。

  良子在今天坐回来的电车中,人相当拥挤,而且相当混杂,而且今天的情形显得很特殊,简直挤得人的手脚都动弹不得。

  月台上挤满了人,良子被四周八方的人潮不停地拥挤着,因此,她都没有上车,而让好几班车开了过去,但是每班车上还是挤满了人。于是她不再等了,只好挤上去。

  站在良子面前是一位约叁十岁的太太,带着一位约五岁的小孩,而那女人突出的胸部,经常被旁边抱着皮包的上班族男人的肘膀挤压着,只要电车一摇晃,他的手肘就故意在上面揉着。

  那美丽的女人虽然知道,但是又不好骂出声,只有很烦恼地抓住那男孩的肩膀。

  良子看见那男孩挟在自己与他妈妈之间,相当可怜,所以想庇护他。因此伸开脚,把那个孩子扯到膝上,没想到不小心碰到那女人的下腹部,那是女人最重要的部位怎麽会有又圆又硬的东西突出来呢?

  良子吓一跳,俯前一看,是孩子抓着妈妈所带的阳伞,那个柄正好撞到良子。

  小孩子在正混杂、空气又坏的情形下,所以身体难免会动来动去,因此那阳伞的柄就一直撞在良子的裙子上。

  对于是什麽都不知的孩童,没有办法生气,只好忍耐着那份拨痒的感觉。但是那兴奋不由升起,于是香汗不停地流出来。

  最后在电重的振动中,她自己无法克制那令人难以按捺住的快感,不知不觉中自己就压着下腹。

  然后任由那淫水不停地渗透出来,在达到绝顶兴奋时,电车已经毫不容情地抵达她的目的地。

  她带着那无法抛开的焦躁心情,无奈地下车,没想到在回家途中遇见了一也。

  在散步中,一也突然握住良子的手,良子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男人握着手,那血液好像要沸腾般地燃烧着。

  那丰满的乳房好像要窒息一般,脸早已通红,自己了解自己相当兴奋,她也不由分说地握住一也的手,二人在树荫下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我们这样,好像是男女朋友呢?」

第4页

--



  一也突然明讲。二人那半封闭的心扉,似乎突然间打开了。

  「……」

  良子表面上看来相当平静稳重,但是胸口却跳得很厉害。

  被一也盯着看的脸,早已像红透了的苹果,她被看得很不好意思,把脸别了过去,而一也则将手放在她的肩上,把她拉近自己。

  「我很想成为你真正的男朋友。」

  说完,就抱住她。良子的柔软的乳房在靠在一也的胸前时,全身突然有一股快感的热流传过。

  腰围附近更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他不加思索地将自已的双唇吻在良子的双唇上。

  「不要,好丢人哦!如果有人来就糟了。」

  「没有人会来的。良子,可以吗?」

  她献出了自己的初吻。良子陶醉于那股令人疼痛的爱欲中,她虽然口头上的拒绝他,但是身体失去力气般,任由他紧紧拥抱着。

  就像刚才电车中的那个女人一样,她那丰满的乳房也在一也的手掌中,任由他揉着。良子因快感而全身发,呼吸也愈来愈急促。

  空中的云层愈来愈多,周围好像墨汁一样黑暗。

  「良子…」

  一也抱着良子的手愈来愈用力,他粗暴地把她压倒在长椅上。

  良子一直期待的事终于来临了,但她反而感到恐惧。

  但是相对的好奇心也愈来愈重,她还来不及思想清楚时,无意识地用手去推开一也,但是,她的手马上被一也抓住。

  虽然想说什麽,但口乾舌躁说不出话来。一也用力地抓住她的手,双唇也热烈地盖住良子的嘴唇。

  良子一边喘息一边彷佛在梦中一样,将手环绕在一也背上,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而持续地吻着。

  「良子,请你原谅我,我已经忍受不了了,对于初次谈话的你,就作出这种事…所以请你原谅。」

  当双唇分开时,他还是紧紧地抱着她,一也说完,对良子的吻更彷如暴雨般不停地落下。

  良子埋身在一也的怀中。

  在激烈的热物中,良子的胸口有股疼痛感,而下体则有一股热流流出。

  一也的左手紧紧地抱住良子,右手则在良子的胸前抚摸着。

  最后手伸入了良子的衣服内,抚摸她那圣洁的乳房,那如桃的乳头,在一也的指尖触摸下,有一股微妙的感觉散布全身。

  良子脸颊如红潮般,胸口的悸动也更加激烈。而如狂风暴雨揉躏着柔弱的娇娇女时,一也也已几乎达到忘我的境界。

  一也回到她胸前游移的手,开始伸入裙子内部,而达到她的下体。一也的手,彷佛要被她的下腹吃掉似地,紧紧粘在上面。

  「不要…不要…我们到此为止。」

  良子拨开一也的手,但是一也则更固执地往下滑动,而且,他更是激烈地封住她的吻。

  那膨胀的肉穴以及滑嫩的肌肤,彷佛圣殿前的春草般的阴毛,他的指尖很自然地在上面爱抚着。

  一也彷佛在梦中般感到特别的愉悦,他去探索那裂缝之处,甚至于滑入更深处。

  当他的手指滑入宫殿中时,刚才的接吻与爱抚,早使得宫殿内一片阴了,而且润滑得好像要把他的手指吸入一般。良子对于他不停地爱抚,更加欲火高涨,趴在一也的脖子上,不停地吸着,而一也早已克制不住。

  他迅速地脱下长裤,就要往良子的裂缝中挤入,但良子因为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被拥抱,且因害羞与恐惧,整个身体都变僵硬了。

  一也的阴茎像蛇头一样,急欲钻入美丽女神的宫殿之中。

  但是良子因为太恐惧,所以下体紧紧地封闭起来,根本打不开。

  「良子,你不愿意?还是讨厌我?」

  一也的热气不停地吮在良子的耳边,良子默默地摇头,而且更是紧紧地抱着一也。

  「我好害怕…」

  「放心,我不会弄痛你的。」

  一也很焦急地想把肉棒挤入她的私处中,但是愈焦急愈是挤不进去,所以他仍一边抚摸着良子,一边吻着她,他想如此可以使她的下体更会松弛吧!

  一也此时才一股作气地将又坚硬又柔软的阴茎,刺入良子彷佛会吐火的宫殿之中。

  从未被打开的宫殿,现在在肉体尖兵的突击下,被攻破了。

第5页

--



  阴茎无理地闯了进来,自然是令人疼痛异常,只看见良子咬着牙,含着泪,拼命忍耐的可怜模样。

  「会痛吗?」

  「嗯!我会忍耐的。」

  「现在正有阵阵快感,请你忍耐。」

  一也将那插入的阴茎抽了出来,上面沾满了淫汁,这一次再刺入就顺利多了。

  虽然没有嘎嘎作响的感觉,良子还是在被刺入的同时,脑门中有股痛楚,她无意识地把腰挺了起来,而阴茎已刺入大半了。

  「呜…不要…不要…」

  良子因为过份剧痛而哭泣着,身体想逃离般,不停地扭动着。

  「再一下就好了,良子,我已经进入一大半了,只要再稍微忍耐一下即可。」

  说完,压着她的肩,一口气地刺入内部,终于一也的大阴茎整个刺入宫殿的肉璧之中,完全进入里面的一也,也不由得喘了一口气,这才有馀力去看良子的表情。

  啊!好美,在二十六年短短的岁月之中,直到今天才接触到如此美丽的女性。

  月光在这美丽的脸庞下,早已失去它的光彩了。那玫瑰般高贵的气质,散发出一股红露来。

  这麽美丽的女性,今天完全奉献给自己,二人的肉体合而为一的交欢,令一也激动地叫了出声。

  此时,良子突然睁开眼睛。,「一也,讨厌,不要看。」她害羞地小声说道。

  一也温柔地抱着良子,开始慢慢扭动腰力。

  「啊…一也…」

  良子的身体躺在长椅上,只好两手抓住摇动的椅子,在不断地冲刺中,良子的痛楚也渐渐地消失了。她也静静地摇动腰枝,配合着。

  一也再受不了时会用力地拥住良子的脖子,有时动作激烈,有时动作缓和,甚至于有时是静静地不动,直到最后良子也受不了了。

  「我觉得怪怪的,用力抱住我!」

  她的腰开始扭动,哈啊哈啊的热烈中,带有喘息声。

  一也也顺势地让她扭动着,终于良子实在再也无法忍受了。

  「啊!我快要晕了,一也…一也…我觉得好爽快哦!」

  这是良子有生以来第一次的性交,她整个人像火一样地与一也结合在一起。

  一也一直忍耐着,直到最后终于忍耐不住时,他拼命地使劲彷佛要把子宫裂开似的冲刺。良子也两腿用力地挟,声音开始饮泣。

  「啊…好棒!我没有想到会如此爽快,再用力地拥抱我。」

  「你好可爱,我好爱你哦!良子。」

  一也也开始喘息,在哈啊哈啊的声音中,阴茎不停地向前冲刺。

  就在他感到达到天堂时,一股精液不停地喷射出来,然后二人静止住,一动也不动。

  寂静地公园中,依然没有半个人影,耳边只传来风吹树叶的声音。 

  第叁章烂熟的情挑

  他们二人分别回到自己的房中,当时已经十一点多了。

  一也躺到床上,可是却睡不着。大约又过了一小时,五号室的小兰回来了。

  她今天带着客人一起回来,一也对于兰子的叫床声,也感到相当难以忍受。

  兰子进入自己的房间。

  「啊!好累哦!」

  说完,就躺在床上,但马上又起身,来到带回来的花冈身边,把两脚伸向他。

  「把我的长裤脱下来好吗?」

  她以命令地口气说道,花冈…

  「这种口气,会令男人却步的。」

  他暧昧地笑着,然后很高兴地将手滑入兰子的私处之中,并一口气将丝袜拉了下来。

  「男人会却步?哼!有那种男人吗?那只有歌词才有吧!」

  「如果世上真有这种人的话,我一定会为他着迷,并且好好疼爱他一番。」

  「喂喂!你说够了吧!也不想想今夜的对象是谁?你要好好地疼爱一番吧!」

  「既然把身体卖给你了,要煎要煮任凭你的自由,但是,今天特别晚了,我们也应该为住在隔壁的人着想啊!」

  「不愿意就乾脆说一声嘛!」

  「怎麽啦!你生气啦!算了,怎麽啦?快到我的身边来啊!」

  花冈长得像是她的大哥一样,而买了兰子的身体,但个性却像孩子一样。

第6页

--


  兰子为了煽动他,赶紧把洋装脱了下来,花冈也赶紧钻入棉被中。

  然后不停地喘着大气,才进入棉被中的兰子,只穿着上半身的睡衣,下半身早已剥得一乾二净。

  花冈看到这种情形,赶紧用双脚紧紧地去夹住眼前的女郎。

  「什麽表情嘛!好像是鸽子吃到子弹一样。」

  好像妖精要吸取人的精气一样,兰子也好像要把花冈的精气吸光一样,白白的肢体不停地缠了上来。

  花冈好像在作梦一样,而且赶紧地抱住兰子的腰枝,手指刺入她的阴门中玩弄着。

  但是兰子…

  「吸我的乳房,吸吮我的乳房。」

  她在他的耳边说道,然后把睡衣脱了下来,露出她的双乳。

  就在他一只手粗暴地抚弄下,兰子早已哈啊哈啊地喘个不停。

  「快点!快点进入!快。」

  「我们慢慢地享受一下嘛!」

  「不要,你最好马上进去,我已经快要高潮了。」

  花冈缩回玩弄的手,并将兰子的睡衣完全脱了下来,而女人则早已抓起男的阳具往自己的阴门塞了,她想使它早点进入。

  而女人的腰也往上挺,为了要把男的阴茎完全吞入,然后任它在内部滑动。

  花冈因为年纪轻,个性较为急躁,所以大力地使劲冲。它拔出来,又冲进去,然后冲进去后,又拔了出来,只看花冈一个人变了脸般地陷入苦战之中。

  「哈啊!哈啊!哈啊!」

  他似乎快要受不了,兰子把腰部缩了回来,把花冈的阴茎摒弃在门外。

  「哦!」他开始发慌,但是兰子只让他的阴茎在门外徘徊。

  她绝不让它进入门中,并且巧妙地用私处去压他的宝贝。

  「啊!别这麽作…啊…啊…受不了了。」

  他的呻吟声不绝于耳,那白色的精液,像打水枪一样不停地射了出来。

  花冈好像使劲吃奶的力气一样,在射精之后,懒懒地,不想说话。

  「如何!快感吗?如果觉得不错,就可以睡觉了。但好节目要留到最后,嘻嘻。」

  兰子说完,就靠在花冈的背后,盖上棉被准备就寝了。

  花冈心里总觉得不够过瘾,但是,如果一个人睡着的话,兰子难免会觉得难受而哭泣吧!

  于是下定决心,拿过枕头来,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

  但不知睡了多久,当花冈睁开眼睛时,已是破晓时分了,兰子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也许去上大号吧,于是暂时安下心来等待着,但是经过一段时间,还是未见她的踪影。

  此时,楼下中早起的人,已经发出各种声音来了,如果被这里的住户看到,可不太妙,于是他赶紧缩回兰子的房内。

  此时的兰子正在对面一个在咖啡厅当服务生的阿银的房中,疯狂地演出呢?

  「姊姊,又像以前那样…」

  「傻瓜!银子,如果这麽想玩的话,那就找个喜欢的男人来玩好了。」

  「讨厌!对于男人,我有股莫名的恐惧,实在没有办法。而且万一如果肚子大了起来,说不定我会想不开自杀呢?」

  「所以才甘心一直做服务生。」

  「别这麽说了,我只要有你,我就心满意足了,姊姊,你要永远地疼爱我哦!」

  兰子与银子全裸地躺在棉被中,银子早已欲火高涨,将自己的乳房往兰子的胸前压着。

  二人相互胸对胸,腹对腹,手脚紧紧地在棉被中抱着。

  「啊…姊姊,我已经受不了了,怎麽办…」

  「我也是,怎麽办好呢?你实在是可爱的女人。」

  她好像不把她当女人一样地,娇声连连,在喘息中,脸颊早已通红。

  当二人在相互揉着时,那股热气教人无法再按捺得住,于是她翻开了棉被。

  银子依旧紧紧地抱住兰子,并从旁边的小桌中拿出一样东西来。

  他一看是裁缝用的熨斗板的柄的部份,她握着,并在上面套上保险套。

  「姊姊,用这个,快点!」

  兰子…

  「哇啊!这孩子竟拿这种东西…」

  她整个人傻住了。

  「这个不会太大吧,姊姊,要不要试看看呢?」

第7页

--



  在哭声中,叁个全裸的肉体,相互撞击着,淫水充满整个房间中。 



上一篇:妻子的种牛 下一篇:应酬饭局

100% 完全免费的亚洲在线AV视频 永久免费,贴心服务 注重在体验 !!!

  • 16 个利基站点
  • 2516 個視訊
  • 100%质量